主页 > 国内 > 他们还有强大的技术‘后援’
2018年05月18日

他们还有强大的技术‘后援’

  靠啥为基层留住人才?( 民生视线·引导人才流动 助力均衡发展①)

  目前,国内多个城市开启“人才抢夺战”,这是各地适应高质量发展、重视人力资本、正视人口老龄化趋势、应对人口红利缩减等多重因素叠加的体现。透过“抢人大战”的硝烟,应该看到,眼下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仍然面临城乡、区域不平衡等问题,而人才作为生产要素,总是循着“往高处走”的规律。落后地区、贫困地区特别是农村,无法拿出大城市那些诱人的条件,打不起“人才战”。想要获得人才、获得高素质劳动力,这些地方仍需得到强有力的关注、支援、帮扶。近日,本报记者为此进行了采访。

  ——编 者

他们还有强大的技术‘后援’

制图:蔡华伟

  内蒙古农技人员翁达尔图、左明湖——

  农技人才,期待挣得更多点

  本报记者 吴 勇

  5月中旬,翁达尔图正忙着为牧民家的牲畜接种疫苗。他这次下乡要为50户牧民的4000多只白绒山羊和2000多峰骆驼打疫苗。由于牧户居住较分散,至少也要忙活一周。“虽然忙,可每当打完疫苗看到牧民们踏实的表情,就感觉再累也值得。”翁达尔图说。

  2008年,学习兽医专业的翁达尔图毕业回到家乡,成为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马鬃山苏木唯一的防疫员,同时兼任养殖技术指导员。他指导的示范户牲畜成活率高、疫病少,牧民家庭收入一年高过一年。但是,一直没有正式编制的翁达尔图工资不高,收入低是他工作10年来最大的实际困难。

  刚参加工作时,翁达尔图的月工资不足1000元,到2017年也只有1800元。2017年6月,苏木将翁达尔图聘为草原管护员。既当兽医又管草原,每个月的收入涨到3000元。虽比过去提高了不少,但仍然无法满足生活的全部支出。“挣得少又没有公积金,没办法贷款买房子。我30岁了,还寄宿在哥哥家,长久下去不是办法啊。”他对记者说。

  翁达尔图每年至少能去外地参加两次农牧业部门组织的业务学习,同时还在进修更高的学历。他告诉记者:“最大的愿望是能够成为苏木的正式工作人员,或者实现同工同酬。生活有保障,就能把更多精力用在牲畜、草场上。”

  眼下,“找个儿媳妇”是翁达尔图父母最着急的事。由于马鬃山苏木自然条件恶劣、工作条件艰苦,近两年刚通了柏油路,很多年轻人刚来到这里就萌生去意。“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太偏远和待遇低,哪家姑娘愿意来这里啊!”翁达尔图苦笑。

  最近,内蒙古通辽市开鲁县农田里的玉米和红干椒长势喜人。50岁的开鲁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主任左明湖在农技推广岗位已经干了近30年。经她研发出的十几项新技术在广袤大地上开花结果,特别是当地重点推广的绿色食品红干椒生产技术、无公害蔬菜标准化综合配套技术得到了农民认可,并创造了实实在在的利润。

  “但我仍然觉得,目前良种良方的推广力度远远不够。”左明湖分析,“以往我们推广良种良方的办法是直接培训农民,这和现在农业规模化经营、标准化生产、市场化运作的思路不相适应了。如果还按照过去的思路工作,一方面农民接受的范围小、效果差,另一方面真正能下乡的农技推广人才数量不足。”

  她担忧的是,农技人员辛辛苦苦研制的良种良方,因为推广力度不足而白白废弃。她介绍,一代良种从研制到最终试验成功要经过许多“沟沟坎坎”,一旦得不到较好的推广,良种在35年周期内会产生退化,不能再用。“这是让我们农技人员最心痛的!”

  左明湖说,开鲁县的农技推广人才断档问题严重,30—50岁之间能够沉在基层搞专业的人才更是匮乏。主要原因还是基层农技人员的待遇和工作条件较差。“风吹日晒雨淋是常态。下乡几天回不了家,也没有津补贴。这样一来,愿意下乡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到田间地头安心干活的更是会减少,多半留不住。”她说。

  点 评

  吸引专业技术人才向基层回流,最关键的还是要提高基层人才的待遇,让基层工作岗位本身具有吸引力。在推动实现同工同酬的同时,要尽快激活农牧业科技服务的利益分配机制,提高基层农技人员的收入。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农牧业提质增效需要高度重视科技的力量。目前,农牧业科技成果的研发者能够享受到相应的实惠,例如农作物新品种、新型疫苗等一旦得到推广,它的研发者就可以获得利益分配。科技服务也同科技成果类似,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不仅需要一定的专业技术知识,也需要责任意识和辛苦付出,获得相应的报酬理所应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