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便通知斯觉村党支部书记沙马布坡、村委会主任巫且木乃子、村文书沙马作古子到县纪委
2018年05月18日

便通知斯觉村党支部书记沙马布坡、村委会主任巫且木乃子、村文书沙马作古子到县纪委

  四川越西查处3名动扶贫“奶酪”村干部—— 疯狂索取“辛苦费” 法网恢恢终难逃

  “亲眼见到身边经常一起开会的熟人因贪腐受审,十分震撼。”同样作为村党支部书记,在旁听完沙马布坡涉嫌受贿案庭审后,勿里医生子感触很深。

  近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监委首例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案——大花乡斯觉村党支部原书记沙马布坡涉嫌受贿案开庭审理,县纪委监委组织了该县50余名村干部旁听,以最直观的方式让基层干部接受一场警示教育。

  此前,包括村党支部书记沙马布坡在内的3名村干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消息甫一传出,便在这个地处四川西南的小山村中掀起了波澜。  

  三封举报信

  “真想不到,沙马布坡等人被查了!”2018年年初,一条消息打破了斯觉村多年的平静。

  一切都源于三封举报信。2017年10月17日,越西县纪委收到三封一模一样的信访件,其中两封转自州纪委和县检察院。信访件实名举报大花乡斯觉村党支部书记沙马布坡受贿,村委会主任巫且木乃子、村文书沙马作古子侵占旧房改造款。

  2015年,大花乡斯觉村计划实施彝家新寨改扩建项目,旧房改造是项目中的重要工程,旧房改造款也属扶贫专项资金。

  “在反腐高压态势之下,竟还有人敢打扶贫专项资金的主意,必须严肃处理!”越西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张杰拿着三封举报信拍了桌子,立即开会研究成立调查组。随后,由一名县纪委常委带队,调查组随即赶赴大花乡开展调查。调查得知,当时在斯觉村实施改扩建工程的承包商叫沈子体古和沈兵,该村党支部书记等多名村干部向项目承包商收取“辛苦费”,还出具了收条。

  调查人员赶到当事人家中调取收条原件,并核实有关问题后,便通知斯觉村党支部书记沙马布坡、村委会主任巫且木乃子、村文书沙马作古子到县纪委。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沙马布坡低头“认账”,案情浮出水面。

  屡屡索贿

  原来,在彝家新寨改扩建项目中,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斯觉村81户村民每户1.7万元。其中,9000元为民工工资补助,8000元为改扩建材料款。项目资金由越西县扶贫移民局统筹,改扩建建材由扶贫移民局进行集中采购后,分发给项目实施的村组,交付村民施工。该项目要求村民自建,但因村里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留在家中的多为老弱妇儿,因此,除了6户愿意自建外,其余村民都同意由村委会组织建筑队统一建设。

  81户彝家新寨改扩建工程,共有民工工资补助72.9万元。村党支部书记沙马布坡看到这笔款项,动起了歪脑筋。

  2015年11月,承包商沈子体古和沈兵找到村支书沙马布坡商谈承包事宜。为谋取私利,沙马布坡个人决定将全村改扩建项目承包给他们,条件是支付10万元“辛苦费”。

  11月16日,承包商将凑齐的10万元钱交给沙马布坡,沙马布坡出具了收条。但双方当天并未签订施工合同。

  回村后,沙马布坡分别给村主任巫且木乃子和村文书沙马作古子各发1万元“辛苦费”。一周后,沙马布坡又发了1万元给村主任。

  按约定支付10万元后,沈子体古就组织人员进场施工。但没过多久,沙马布坡又找到了他:“我之前答应把这个工程承包给其他人,现在把工程给了你,你得补偿他,不然我说不过去。”无奈之下,沈子体古借来1万元交给了沙马布坡。

  沈子体古本以为工程可以顺利开展,但不久,施工再次受阻。“你来村里承包工程一事,村委会其他人员均不知情,且村‘两委’也未与你签订承包协议。”村文书沙马作古子前来制止。

  沈子体古找到当初的介绍人进行调解,调解结果是沈子体古需从工程款中扣下4万元作为村主任和村文书的“辛苦费”。随后,3名村干部以村“两委”的名义与其签订了《彝家新寨改扩建施工合同》,3人签名,并加盖了“越西县大花乡斯觉村村民委员会”公章,施工得以继续。

  严肃查处

  村干部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扶贫项目中索取利益,导致施工方欠下其他商家的款项无法给付。有商家了解事情原委后,愤而举报这些“蝇贪”。

  调查期间,面对详实的证据,3名村官主动说清自己的问题并上交涉案款。据查,3人在实施斯觉村房屋改扩建项目过程中,以“辛苦费”为名收受、索要承包商共15万元,并予以私分。沙马布坡分得8.5万元,巫且木乃子分得3.5万元,沙马作古子分得3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