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李冬梅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2018年05月18日

李冬梅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宁波一公司骗贷31亿两人获刑:收买银行职员,虚构大宗交易  

  公司新来的财务偶然发现刚离职的财务总监李冬梅“有猫腻”——她曾利用职权收过他人的“好处费”。该公司总经理的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报案,不料,把公司老板也送进了监狱。

  让警方意外的是,原本涉嫌“受贿”被刑拘的李冬梅,到案后主动交代了其他犯罪事实——6年来,她在公司老板陆裕祥的授意下虚构材料、刻假公章并串通银行职员,为公司骗取光大银行贷款累计31亿余元。

  该案发生于浙江省宁波市,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了相关判决书。法院于4月10日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李冬梅、陆裕祥分别获刑5年和4年6个月,涉案公司被判处罚金3010万元。  

  判决书显示,该公司骗贷过程中,为“扩大贸易量”,虚构了多笔大宗煤炭交易,模式为“只走账,不走货”,其中牵涉国电泰州电力燃料有限公司、江苏华电煤炭物流有限公司两家公司。

  假印章假到有错别字,银行职员帮掩饰

  李冬梅离职的时间是2014年9月。次年,该案案发。2015年4月24日,李冬梅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宁波市公安局镇海分局刑事拘留。

  李冬梅原是浙江金秋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秋公司”)的财务总监,公司法人为陆裕祥,该公司也作为被告单位被诉至法院。该案的被害单位为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以下简称“光大银行宁波分行”)。

  判决书显示,法院查明,2012年9月至2014年7月,李冬梅在金秋公司工作期间,利用负责办理公司持有的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业务的职务便利,将大量此种业务交由从事银行承兑汇票贴现业务的中间人王某七(另案处理)办理,多次收取王某七以银行转账方式送予的好处费,共计约56.9万元。

  在李冬梅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她还主动供述了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罪行——骗取贷款,向银行职员行贿。经公安机关查实后,这些犯罪情节均被法院认定。

  法院查明,2008年起,金秋公司为获得光大银行宁波分行贷款,陆裕祥、李冬梅在未征得贸易客户单位镇海炼化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在应收账款转让三方协议、应收账款确认函、购销发票确认书、货款结算单等保理贷款业务材料上分别盖伪造的印章,使用上述虚假材料向光大银行宁波分行申请国内保理融资业务贷款并获得成功。

  至2011年3月,金秋公司累计骗取贷款约3亿元。

  此后,金秋公司与镇海炼化公司终止了贸易关系,但骗贷并没有停止。

  法院查明,金秋公司为继续获得光大银行贷款,陆裕祥、李冬梅使用伪造的金秋公司与镇海炼化公司的购销合同、购销发票、应收账款、货款结算单等,并加盖伪造的镇海炼化公司相关印章,以虚假的镇海炼化公司应收账款为质押,再次成功申请到了国内保理融资业务贷款。累计骗取贷款人民币约6亿元。

  此外,2012年7月16日,光大银行镇海支行客户经理葛林安发现金秋公司造假的情况却未汇报,帮助金秋公司骗取贷款。之后,陆裕祥、李冬梅继续使用虚假材料向光大银行宁波分行申请贷款,至2013年5月,累计骗贷约4亿元。

  判决书显示,为了制造假材料,金秋公司方面伪造了镇海炼化公司的财务章。在光大银行办理贷款业务过程中,葛林安拿着相关材料找单位两位柜员人工验印,两人均发现了一个问题——“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镇海练化分公司财务专用章”有错别字。

  “炼化”被写成了“练化”。

  葛林安向验印的两人解释道,镇海炼化公司的财务可能盖错章了,他马上会重新盖。其后,葛林安带走了相关材料,也并未将此事上报。

  收50万贿款帮助骗贷,怕事发全额退还仍获刑

  “你们的章假得也太明显了。”在案证言显示,发现假章后,葛林安、陆裕祥、李冬梅在一家咖啡厅见了面,葛林安催促他们赶紧把到期贷款还掉。这次会面是在2012年7月。

  数月后,在老板陆裕祥的授意下,李冬梅以自己的名义办了一张中信银行卡,作为感谢送给葛林安。其后,卡中分5次转入了50万元。

  判决书显示,直至2014年11月,葛林安开始担心50万的事曝光,他到办公室找到陆裕祥,问能不能把这50万算作他向金秋公司的借款,陆裕祥同意了。

  可葛林安还是不踏实。几天后,葛林安和妻子一起再次来到陆裕祥的办公室,把钱和银行卡一起退还,并让陆裕祥出具了收条。

  当月,光大银行镇海支行终止了对金秋公司的保理业务贷款,一批虚构的煤炭交易贷款材料被银行方面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