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
2018年05月18日

“我们第一时间给镇里反馈了督查情况

  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层层分解年度脱贫指标,年终脱贫销号是‘矮人堆里选高个’”;“有的地方各类登记表、调查表、明细表、记录表等五花八门,大量时间消耗在纸面上”。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精准扶贫更不能“纸上扶”,如何防止和解决这些扶贫工作中出现的形式主义问题,记者在安徽多个县区进行了调查。

  贫困人口不能“被脱贫”

  挂图大作战,严把程序关  

  全村有哪些贫困户,帮扶责任人是谁,每户有哪些帮扶举措,村集体经济收入有多少……走进安徽芜湖市南陵县滨玉村党总支第一书记许贤平的办公室,贫困户帮扶及贫困村出列作战图挂在墙上,所有贫困户及全村的发展信息一览无余。

  “信息每年一更新,实时了解、跟踪,具体到每家每户的产业、收入,看图就都算得出来。”许贤平说,“图上信息县里都有备案,对于贫困户的销号,有严格的程序。”

  本人申请,驻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入户调查,村民小组、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后公示,上报镇政府审核公示,最后由县政府审定后公告。许贤平展示了整个脱贫销号的流程,“脱贫销号不是‘矮人堆里选高个’,层层把关,确保让真脱贫的人摘帽。”

  而对已经摘了帽的贫困户,也不是置之不管。

  种蔬菜收益,流转土地收取地租,小额扶贫贷款入股企业分红,再加上农业综合补助等各类补贴,每年收入不下1万元——前几年,滨玉村村民许融(化名)就迈过了脱贫线。可是没过多久,他又返贫了:女儿查出纤维瘤,要做切除手术;自己旧病复发,要做脾切除术治疗;老伴患有冠心病、胆结石,算下来,一年看病花销就得十几万元。

  后来,乡镇进行定期的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了解到许融一家的情况,虽然刚刚摘了帽,许融家又被重新纳入贫困人口管理。安徽在全省推行健康脱贫政策,贫困户在县级、市级、省级医院看病,个人年度自付费用分别不超过3000元、5000元和1万元。

  许融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沓厚厚的看病收费单据,还有一家三口的健康脱贫医疗服务证、新农合医疗证、慢性病就诊证,“好在有政府帮,两场手术下来,花了不到1万块钱。”

  “政策刚推行,我们就给许融一家办理了相关手续。”许贤平介绍,县里定期开展贫困人口动态管理调查,及时调整、退出,逐户调查,脱贫到人,确保兜实、兜牢民生底线。

  攻坚发力防患“急躁症”

  谋划长远账,脱贫不脱钩

  脱贫摘帽,除了把严程序关,还得有实打实的帮扶举措,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保证脱贫质量,防止“急躁症”。

  在南陵县工山镇乔村一处山场,沿着新修的水泥路上山,一路上,一株株青梅苗排列整齐。到山顶俯瞰,远处一大片茶园绵延叠翠。当地村民说,以前这里都是小土丘,道路不通,十几年没人打理。

  如今,山场盘活了,一方面和果园企业对接,一方面村里给所有的贫困户发赠了半亩青梅苗,青梅结果时企业以高于市场价5%的价格收购。乔村村党总支第一书记卫群介绍,“盘活村集体闲置资产,形成产业,才能带动贫困户持久脱贫。”

  一家安吉白茶茶商看中了这片空地,当地帮着协调用地,新修道路,申请相关税收减免等政策优惠,但也开出了条件:茶园用工,必须选择本地村民,同时主要以贫困户为主。

  卫群介绍,如今茶园建起来了,除草、施肥、管理,60多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12户贫困户享受到了就业帮扶。“靠政府兜底,一对一帮扶,完成年度脱贫任务不难。”卫群说,但扶贫要谋划长远,建强产业,目前,乔村已形成产业扶贫全覆盖,贫困户户均已有约2.2个产业。

  在合肥市长丰县,不光产业帮扶,还一帮到底。

  长丰县罗塘乡上拐村村民张德毕2015年就脱了贫,如今想多赚点。“村里生态不错,搞散养鸡养殖肯定能赚。”“朋友有水塘正在找人合作搞龙虾养殖,干吗不应下来?”“别人养羊赚了钱,这活儿咱也能干!”张德毕小算盘打得不错,可刚脱贫不久,这么多投资,钱从哪儿来?到镇里一问,心算是放肚里了,原来脱贫不脱政策,只要是当初建档立卡的贫困户,相关的产业扶贫政策都可享受。

  购买鸡苗,每只补助5块钱;购买小羊,每只补助400元;养殖一亩龙虾,每亩补助800元。按政策办法,张德毕一一申请到了产业扶贫奖补资金,现在老张养了120只鸡、5只羊,还同村民合作搞了8亩塘的龙虾养殖,加起来每年能赚约1.5万元。

  “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罗塘乡党委副书记汤善兵说,“有的一时脱了贫,难的是保长远,扶贫需要久久为功,需要政策的持续发力。”

  精准扶贫不能“纸上扶”

  借力大数据,解决真问题